文章列表
古人著作里的“沉香”沉香所出非一,真腊者为上,占城次之,渤泥最下。宋 叶廷圭《南番香录》番香一名番沉,出渤泥、三佛齐、气旷而烈,价似真腊绿洋减三分之二,视占城减半矣。摘自《香录》“上品出海南黎峒,环岛四郡界皆有之,悉冠诸番所出,又以出万安者...
根据考古资料,最晚在距今6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可能就已经用燃烧的香木祭祀神灵,称为“燎祭”。在先秦古籍《诗经》、《楚辞》、《尔雅》和诸子著作中都有使用芳香植物的记载,其中以《楚辞》为最多。《楚辞》中的佩香、饰香、赠香,既运用“美人香草”...
数千年以来,香就广受文人雅士喜爱,因为它本身所具有的美好气味和净洁本质,是古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一种体现,也寄托了人的情感和品格。文人们将香记录在册并推广至世人面前,让随之形成的香文化流传至今。屈原是第一个把香引入文学殿堂的人,他在《离骚》里...
“余好睡嗜香,性习成癖,有生之乐在兹。遁世之情弥笃,每谓霜里佩黄金者,不贵于枕上黑甜;马首拥红尘者,不乐于炉中碧篆。香之为用,大矣哉。通天集灵,祀先供圣,礼佛籍以导诚,祈仙因之升举,至返魂祛疫,辟邪飞气,功可回天,殊珍异物,累累征奇,岂惟幽...
海南岛古称崖州,世人即把产于海南的沉香成为崖香。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广引蔡京少子蔡涤《铁围山丛谈》佳句,盛赞海南香:“占城不若真腊,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清代张嵩,在《崖州志·香类》中评...
多年来一直在我的个人微信号和沉香吧帮助全国各地的香友鉴定沉香。尽管沉香吧和我们的公众号里有很多图文并茂内容丰富的科普帖、沉香知识分享帖、经验帖等文章,但是我发现求鉴定者还是越来越多,鉴定物大部分还都是一眼假和白木级的,这些求鉴定者绝大部分都...
今年,我们迎来了一年一度国庆,中秋双节,可谓是“双喜临门,喜上加喜”。国庆是一年一度全国喜大普奔的日子,国人为这一刻的到来,百感深受的是太平的中国,在这伟大的日子里,心中都充满无限感慨。这七十一年的点点滴滴,风风雨雨,它记录的不仅是一段历史...
银叶荧荧宿火明,碧烟不动水沉清;绿屏竹榻澄怀地,细雨轻寒燕寝情;妙境可能先鼻观,俗缘都尽洗心兵;日长自展南华读,转觉逍遥道味生。——《焚香》通常来说,在古时,若贵客登门,主人便会拿出珍藏香材,用隔火熏香的品香方式,慢慢煎烤沉香、奇楠、檀香等...
沉香一直深受中国宫廷的喜爱,清王朝建立后,更是如此,而且清宫对沉香管理有序,沉香的来源、渠道,保管和使用都形成了较完备的体系。研究表明,清代宫廷所用沉香主要来源以下三个途径:一、藩属国进贡。清代疆域空前广阔,周边的国家大都成为其附属国,在这...
琴弹南吕调,风色已高清。云散飘颻影,雷收振怒声。乾坤能静肃,寒暑喜均平。忽见新来雁,人心敢不惊?——《咏廿四气诗·秋分八月中》唐朝·元稹秋分,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六个节气,时间一般为每年的9月22或23日。南方的气候由这一节气起才始入秋。...
很多时候,香友们会经常听到一个词,那就是“国香”。但是,可并不是所有的“国香”都是海南香,“国香”分为海南沉香、香港沉香、广东沉香、云南沉香等,只不过海南沉香是重要的国香之一而已,而海南沉香也称“琼脂”。   海南沉香可分为“水格”、“黄油...
提及香字,人们往往会联想到香水,香薰等。追本溯源的话,不难发现,早在三千百多年前,人们就开始用香。直至康乾盛世期间,用香之广,行香之雅,无不使近世之人望尘莫及。香文化作为一种高雅文化的象征,总是以超然和飘逸的姿态出现在我们对历史的回忆里。那...
“香严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烧沉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本非空,非湮非火,去无所着,来无所从,由是意消,发明无漏。如来印我得香严号。尘气倏灭,妙香庄严。我从香严...
“水土湿气凝而为露,秋属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气始寒也。”  白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五个节气,秋季第三个节气,干支历申月的结束与酉月的起始。斗指癸,太阳达黄经165度,于公历9月7-9日交节。古人以四时配五行,秋属金,金色白,故...
沉香在如今的文玩界可谓是人尽皆知,在古代也为广大文人志士所喜爱。古时候的沉香的使用除了少量药用之外,还有香文化中的熏香、沐衣等。在古代香道文化鼎盛时,对于熏香时的礼仪都有着很高的要求,极其注重仪式感,而在现代的熏香活动中相对简单。但如今人们...
近年来,沉香逐渐为人所知,沉香市场也慢慢火热起来,但一些不法商贩为了牟取暴利,以次充好,以假乱真,造成现在沉香市场上假沉香泛滥。面对这样的现状,想要购买、收藏沉香,就更要增强眼力了。今天就和香友们分享一下,如何买到价格合适的好沉香,我们就总...
       说到养生的重要性,仲景《伤寒杂病论序》中讲的很深刻,在今天看来也没跳出这个范围。养生的重要性现在已经被早前的大众所忽视,不过近几年随着社会上的“亚健康”人群逐年增长,大家似乎将健康与养生结合起来,例如年轻人经常开玩笑时说的“...
  沉香作为高级香材,香韵自是一流,更不用说是奇楠,价格亦不便宜。对此,一些香友虽有心想入手奇楠沉香,却对其高昂的售价有点望而却步。对于新手入门的香友而言,使用沉香精油或者是奇楠勾丝或碎料来熏不仅价格实惠,而且浓缩的沉香精油、奇楠勾丝和奇楠...
       “沉水香,孕结古树腹中,生深山之内,或隐或现,其灵异不可测,似不欲为人知者。识香者名为香仔,数十为群,构巢于山谷间,相率祈祷山神,分行采购,犯虎豹,触蛇虺,殆所不免。及获香树,其在根在干在枝,外不能见,香仔以斧敲其根而听之,...
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广引蔡京少子蔡涤佳句,为海南沉香的美誉度一锤定音:“占城(越南)不若真腊(柬埔寨),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北宋宰相丁谓,在谪居崖州期间,写下崖香名篇...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文章阅读

中华香事永流传:宋代文人用香小谈

发表时间:2020-09-03 10:40

中华传统文化中用香的习俗开始于先秦,初成于秦,于六朝中成长,隋唐得以完备,在宋代,发展成了全社会都盛为流行的习俗,最为鼎盛。在南宋时期,官贵之家常设“四司六局”,负责掌管“沉香、檀香、龙涎、沈脑、清和、清福异香、香叠、香炉、香球”及“装香簇细灰”等专司香的使用事务的香药局就是其中之一。《梦粱录》中“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即“焚香、品茗、挂画、插花”成为了当时宋人的日常。而一块好的沉香的价格,往往就能抵得上一个百姓整整一年的收入,但民间也有很多其他价格低廉的香品,虽没有文人贵族们那么奢侈,却还是可以用得起的。最重要的是,哪怕是种地的乡村农妇,也知道什么是沉香,也道听途说过一些香的文化。

[宋]刘松年《十八学士图-品香》(局部).jpg[]刘松年《十八学士图-品香》(局部)

宋代文人盛行用香,生活中处处不离香,文人咏香也成了一时的风气,写诗填词要焚香,抚琴赏花要焚香,宴客会友、独居幽坐、案头枕边都要焚香。书斋里的席面上,有茶席也有香席,一边燃香一边品茶,也有一番趣味。香的种类也是五花八门,或宜于熏衣,或宜于待客,或宜于户外,或宜于夜晚的寝帐,乃至解酒的、安神,整个社会都在各种香气中微妙运转。那时的朝廷重文轻武,有许多文人通过科举拥有了较高的社会地位,因此这些文人和士大夫们的一举一动都会不经意间引导着整个社会的风气。

自谓“香癖”的北宋的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也是爱香文人中的一员,有诗为证:“天资喜文事,如我有香癖”。在其被贬至广西宜州期间,朋友皆知其嗜香,或寄或送。

黄庭坚.jpg

黄庭坚题跋像

其在《宜州乙酉家乘》中记:“二月七日丙午,晴,得李仲牅书,寄建溪叶刚四十銙、婆娄香四两。”当月“十八日丁巳,晴又阴,而不雨,天小寒。唐叟元寄书,并送崖香八两。”“七月二十三日戊午,晴。前日黄微仲送沉香数块,殊佳。”黄庭坚在贬谪期间居住的屋子在市场附近,声音吵杂,因动物屠宰,周边环境也极其污秽,味道刺激之极,他时常焚香盘腿而坐,而他给自己的屋子取名“喧寂斋”,意思是“喧者自喧,寂者自寂”,写给贾天锡的诗:“险心游万仞,躁欲生五兵。隐几香一炷,灵台湛空明。”就说出了答案,因为焚香静坐而灵台空明,就表现出香对他来说富有的精神意义。黄庭坚也曾以他人所赠“江南李王帐中香”送给苏轼,并题诗附之。他有一帧《制婴香方帖》,这张便笺如今被视为书法艺术的杰作,当初却是黄庭坚凭记忆为朋友写录的一个制香的配方。可见,那时,像他这样的文人士大夫脑子里都装着制香方子,这足以显示宋代上层社会对于品香一事推崇到了狂热地步。制婴香方帖.jpg 《制婴香方帖》

《陈氏香谱》就记载了一则有趣的轶事一次,以画梅著称的花光长老派人将两幅新作送给黄庭坚,黄庭坚便与好友惠洪一起在灯光下欣赏。望着绢素上梅影,黄庭坚不禁感叹道:这画画得如此生动,让人仿佛真的身初春清寒的梅林间,唯一的遗憾就是闻不到花香啊!结果惠洪当即笑着从随身包囊中取出一小粒香丸,焚于炉内。很快,黄庭坚当时所栖宿的舟中便有鲜明的梅花飘香暗溢香气对于黄庭坚来说是第一次遇见如此绝妙引他赞叹不止见此,惠洪也就很有兴致地道出了此款韩魏公浓梅香的来历。原来,它的配方与工艺竟是名臣韩琦府中创制出来的,又由苏轼掌握后传授给惠洪。黄庭坚闻言不禁玩笑地抱怨道:苏轼明明知道我有香癖,当年居然不曾告诉我,简直不够朋友嘛并特意为这种香品易名为返魂梅

陈氏香谱.jpg

《陈氏香谱》(选段)

在唐宋时每于礼部贡院试进士日,都要设香案于阶前,先由主司与举人对拜,再开始考试。北宋欧阳修(1007—1072就曾作一首七言律诗《礼部贡院阅进士就试》:“紫案焚香暖吹轻,广庭春晓席群英,无晔战士御枚勇,下笔春蚕食叶声。乡里献贤先德行,朝廷列爵待公卿,自惭衰病心神耗,赖有群公鉴裁精。”说明了考进士时以焚香待之的礼遇。据《宋史》记载,宋代有一个叫梅询的人,在晨起时必定焚香两炉来薰香衣服,穿上之后再刻意摆型袖子,使满室浓香,当时人称之为“梅香”。欧阳修在《归田录》记载梅询,性喜焚香,其在官所,每晨起将视事,必焚香两鑪,以公服罩之,撮其袖以出,坐定撒开两袖,郁然满室浓香”。南宋时期,印篆香兴盛,参政张金真与丞相张德远喜爱焚烧香料,也是每日一盘,篆烟不息故友来访,便可焚香清谈

北宋徽宗时蔡京招待访客,曾焚香数十两,香雾从别室飘出,蒙蒙满座,来访的宾客衣冠都沾上芳馥的气习,数日不散。更为甚者,当时上层社会的风流人士,普遍时兴研制私家配方的香品,如北宋徽宗、南宋高宗,在宫中专门设立香坊,就是为了安排制香匠人,按照自己的旨意,研究新的私香。连宫中的妃子们,也加入到了这样一场馥郁芬芳的竞争中来,通过独制新奇迷人的香料配方,来加强自己的优势。此外,王公大臣、文人士大夫,也都以研发芬韵新颖独特的香品为乐事,若是自家创出的某种香型及其制作方法流传天下,那是极为得意的风流佳话。

宋 李嵩《焚香听阮图》.jpg

[]李嵩焚香听阮图

具有北宋食神之称的苏东坡在老的时候整日就是和弟子一块,焚香作赋,以香为伴。北宋民俗画《清明上河图》中的街上也有香铺的出现,据说宋代的酒楼里一般会有专门进行“焚香服务”的香婆,就和现在去酒楼吃饭一样,想闻什么香只需要和香婆招呼一下,接下来就可以坐等品香了。《武林旧事》卷六就有记载:南宋杭州酒楼“有老姬以小炉炷香为供者,谓之香婆。”文中就提及“香婆”这一职业,在有大量文献记载时,说明这种生活方式已经足够成熟了。香,在当时已经紧密恰当的融入了所有人的生活,真可谓“百姓日用而不知”。

清明上河图 香街.jpg

《清明上河图》(香街局部)

南宋曾几(1085—1166)《东轩小室即事》之五:有客过丈室,呼儿具炉薰。清谈以微馥,妙处渠应闻。谈到尽兴,不觉沉水已成烬,博山尚停云。等到客人告辞,自己仍陶醉在香味的余韵当中,斯须客辞去,趺坐对余芬北宋王禹偁在《黄州新建小竹楼记》有言,“公退之暇,手持《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事虑”。陆游也常在书斋中焚香静读,“官身常欠读书债,禄米不供沽酒资。剩喜今朝寂无事,焚香闲看谿诗。”宋代士人视焚香为日常,燕居而求幽玄的清境,实少它不得。风晨月夕,把重帘低下,焚一炉水沉,看它细烟轻聚,参它香远韵清,此在宋人生活中算是平常的享受。“长安市里人如海,静寄庵中日似年。梦断午窗花影转,小炉犹有睡时烟”(周紫芝《北湖暮春十首》)。午梦里,也少不得香烟一缕。清雅不是花前月下做秀,而是“独坐闲无事,烧香赋小诗。可怜清夜雨,及此种花时”(陆游《移花遇小雨喜甚为赋二十字》)。独处如此,享客亦然。《听琴图》(局部)(宋)赵佶.jpeg[] 赵佶《听琴图》(局部)

为了品饮方便,宋人发明了香料与茶叶结合的香茶。蔡襄《茶录》记载腊茶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欲助其香”。蜡面茶也叫“腊茶”,是唐宋时期的一种团饼茶,煎饮时要茶饼放在茶碾中碾碎成粉末,烹茶。丁谓《煎茶》一诗中也提到过麝香入茶“轻微缘入麝,猛沸却如蝉。罗细烹还好,铛新味更全”。在宋代,还有一种特殊的“香茶”,与上面提到的腊茶不同,是以各种香药为主与茶叶制作的茶饼,宋代《陈氏香谱》中有“经进龙麝香茶”、“孩儿香茶”、“香茶一”、“香茶二”,这种“香茶”,是茶又非茶,既可用开水冲泡,也可直接放入口中含嚼。宋人常以茶辅香与友人畅谈,或赋诗作兴。

南宋 刘松年 西园雅集图.jpg

[南宋]刘松年《西园雅集图》

香不仅渗透在古时人们的衣食住行经由宗教和文人士大夫的推崇让世人品味,香也不只是一种奢侈生活享受还是人修身养性通神悟道的媒介时至今日,虽然香在唐宋弥漫朝野以至影响整个社会风气的景象早已烟消云散但作为香文化在中华文明历史中依然熠熠生辉尽管它们已无法适应和满足现当代人的生活需求,但却昭示着古时香文化曾经的繁荣,我们也坚信终有一日,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的香文化会再次复兴。

   


分享到:
文化 传 播 者   •  财富 分 享 者   •  沉香 匠 研 者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抖音号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