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古人著作里的“沉香”沉香所出非一,真腊者为上,占城次之,渤泥最下。宋 叶廷圭《南番香录》番香一名番沉,出渤泥、三佛齐、气旷而烈,价似真腊绿洋减三分之二,视占城减半矣。摘自《香录》“上品出海南黎峒,环岛四郡界皆有之,悉冠诸番所出,又以出万安者...
根据考古资料,最晚在距今6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可能就已经用燃烧的香木祭祀神灵,称为“燎祭”。在先秦古籍《诗经》、《楚辞》、《尔雅》和诸子著作中都有使用芳香植物的记载,其中以《楚辞》为最多。《楚辞》中的佩香、饰香、赠香,既运用“美人香草”...
数千年以来,香就广受文人雅士喜爱,因为它本身所具有的美好气味和净洁本质,是古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一种体现,也寄托了人的情感和品格。文人们将香记录在册并推广至世人面前,让随之形成的香文化流传至今。屈原是第一个把香引入文学殿堂的人,他在《离骚》里...
“余好睡嗜香,性习成癖,有生之乐在兹。遁世之情弥笃,每谓霜里佩黄金者,不贵于枕上黑甜;马首拥红尘者,不乐于炉中碧篆。香之为用,大矣哉。通天集灵,祀先供圣,礼佛籍以导诚,祈仙因之升举,至返魂祛疫,辟邪飞气,功可回天,殊珍异物,累累征奇,岂惟幽...
海南岛古称崖州,世人即把产于海南的沉香成为崖香。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广引蔡京少子蔡涤《铁围山丛谈》佳句,盛赞海南香:“占城不若真腊,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清代张嵩,在《崖州志·香类》中评...
多年来一直在我的个人微信号和沉香吧帮助全国各地的香友鉴定沉香。尽管沉香吧和我们的公众号里有很多图文并茂内容丰富的科普帖、沉香知识分享帖、经验帖等文章,但是我发现求鉴定者还是越来越多,鉴定物大部分还都是一眼假和白木级的,这些求鉴定者绝大部分都...
今年,我们迎来了一年一度国庆,中秋双节,可谓是“双喜临门,喜上加喜”。国庆是一年一度全国喜大普奔的日子,国人为这一刻的到来,百感深受的是太平的中国,在这伟大的日子里,心中都充满无限感慨。这七十一年的点点滴滴,风风雨雨,它记录的不仅是一段历史...
银叶荧荧宿火明,碧烟不动水沉清;绿屏竹榻澄怀地,细雨轻寒燕寝情;妙境可能先鼻观,俗缘都尽洗心兵;日长自展南华读,转觉逍遥道味生。——《焚香》通常来说,在古时,若贵客登门,主人便会拿出珍藏香材,用隔火熏香的品香方式,慢慢煎烤沉香、奇楠、檀香等...
沉香一直深受中国宫廷的喜爱,清王朝建立后,更是如此,而且清宫对沉香管理有序,沉香的来源、渠道,保管和使用都形成了较完备的体系。研究表明,清代宫廷所用沉香主要来源以下三个途径:一、藩属国进贡。清代疆域空前广阔,周边的国家大都成为其附属国,在这...
琴弹南吕调,风色已高清。云散飘颻影,雷收振怒声。乾坤能静肃,寒暑喜均平。忽见新来雁,人心敢不惊?——《咏廿四气诗·秋分八月中》唐朝·元稹秋分,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六个节气,时间一般为每年的9月22或23日。南方的气候由这一节气起才始入秋。...
很多时候,香友们会经常听到一个词,那就是“国香”。但是,可并不是所有的“国香”都是海南香,“国香”分为海南沉香、香港沉香、广东沉香、云南沉香等,只不过海南沉香是重要的国香之一而已,而海南沉香也称“琼脂”。   海南沉香可分为“水格”、“黄油...
提及香字,人们往往会联想到香水,香薰等。追本溯源的话,不难发现,早在三千百多年前,人们就开始用香。直至康乾盛世期间,用香之广,行香之雅,无不使近世之人望尘莫及。香文化作为一种高雅文化的象征,总是以超然和飘逸的姿态出现在我们对历史的回忆里。那...
“香严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烧沉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本非空,非湮非火,去无所着,来无所从,由是意消,发明无漏。如来印我得香严号。尘气倏灭,妙香庄严。我从香严...
“水土湿气凝而为露,秋属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气始寒也。”  白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五个节气,秋季第三个节气,干支历申月的结束与酉月的起始。斗指癸,太阳达黄经165度,于公历9月7-9日交节。古人以四时配五行,秋属金,金色白,故...
沉香在如今的文玩界可谓是人尽皆知,在古代也为广大文人志士所喜爱。古时候的沉香的使用除了少量药用之外,还有香文化中的熏香、沐衣等。在古代香道文化鼎盛时,对于熏香时的礼仪都有着很高的要求,极其注重仪式感,而在现代的熏香活动中相对简单。但如今人们...
近年来,沉香逐渐为人所知,沉香市场也慢慢火热起来,但一些不法商贩为了牟取暴利,以次充好,以假乱真,造成现在沉香市场上假沉香泛滥。面对这样的现状,想要购买、收藏沉香,就更要增强眼力了。今天就和香友们分享一下,如何买到价格合适的好沉香,我们就总...
       说到养生的重要性,仲景《伤寒杂病论序》中讲的很深刻,在今天看来也没跳出这个范围。养生的重要性现在已经被早前的大众所忽视,不过近几年随着社会上的“亚健康”人群逐年增长,大家似乎将健康与养生结合起来,例如年轻人经常开玩笑时说的“...
  沉香作为高级香材,香韵自是一流,更不用说是奇楠,价格亦不便宜。对此,一些香友虽有心想入手奇楠沉香,却对其高昂的售价有点望而却步。对于新手入门的香友而言,使用沉香精油或者是奇楠勾丝或碎料来熏不仅价格实惠,而且浓缩的沉香精油、奇楠勾丝和奇楠...
       “沉水香,孕结古树腹中,生深山之内,或隐或现,其灵异不可测,似不欲为人知者。识香者名为香仔,数十为群,构巢于山谷间,相率祈祷山神,分行采购,犯虎豹,触蛇虺,殆所不免。及获香树,其在根在干在枝,外不能见,香仔以斧敲其根而听之,...
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广引蔡京少子蔡涤佳句,为海南沉香的美誉度一锤定音:“占城(越南)不若真腊(柬埔寨),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北宋宰相丁谓,在谪居崖州期间,写下崖香名篇...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文章阅读

香文化“浅谈”

发表时间:2020-01-14 17:40



说起中国香文化,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融合了儒、释、道、医、武、易、礼等内容为一体的文化艺术学科;其中包含了香历史、香文学、香器、香具、香方、香料、香席、制香、用香、识香、辨香等内容;并融汇了考古、美术、设计、音乐、自然科学、植物学、医学、美学等内容;常被称之为:“香事、香学、香席、香艺、香道”等。




中华香文化有几千年的历史,起源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据目前国内历史、人文、考古、国学等学术专家共同考证,新石器时代“火”的产生,使自然万物所自我散发的“自然之香”转变成“人为之香”,以此开启了我国香文化的千年之旅;火神“炎帝神农”即为开启这扇大门的始祖。


《礼记·祭法》中记载:燔柴于泰坛,祭天也;瘗埋于泰折,祭地也。古人通过“燔木升烟、告祭天地”的形式建立起早期祭祀的重要沟通桥梁,既通过焚烧祭品的形式,促使祭品产生烟气,烟气由下往上升腾以此建立起沟通天地的媒介。同时标志着我国香文化中的“祭祀用香”正式形成;并为香文化的千年传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出现,描绘出了多处生活中对植物“香料”的使用,这标志着香文化由“祭祀用香”逐渐扩展到“生活用香”。随着中华文脉的逐渐清晰,宗教的产生促使了“宗教用香”的产生;二十四节气的订立和各民族生活习俗的差异孕育出丰富多彩“民俗用香”;从此四大香文化主线并行发展传扬。




《尚书·君陈》 中描述: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政治之至者,芳香之气动于神明,黍稷之气并非最好的芳香,良好的美德才是最佳的芳馨。香者,知其香、养其德,道也!《尚书》的记载从某种意义上标志着香文化中“道”的至高追求的出现,同时描绘了后世香火传承、发扬美德的千古之机。


汉代丝绸之路的产生,西域各国的香料和南海各国香料涌入到汉地,丰富了我国香文化的香料种类。“海上仙山”的终极生命追求,促使了道教外丹术的蓬勃发展;加之中医对香药的使用,孕育了“和香术”的产生,并成体系的不断发展完善。


截止汉代,中国香文化的“祭祀用香”、“生活用香”、“宗教用香”、“民俗用香”四大主线并行发展;香文化的“术、法、道”次第追求基本确立;中华民族之魂“美德”芳馨成为历代国民的集体价值观。




中国香文化是融合了众多门类的综合艺术学科,不同的人群用香目的不同,方法不同。古代宫廷用香“治未病”成为第一要务,也就是今天的“香文化养生”;文人用香第一目的“启迪文思”,在历史上呈现了璨烂的篇章;宗教用香“助修开智”成为首要法门。香可芳馨,也可为药,香药同宗同源、同济同世;取形可燃、取味可熏、取药可和、取味可单;技如四季动变、法可众家所长、道如日月、方终始永恒。


香的使用方法有很多种,今天大家看到的是中国香文的行香仪轨之一,古法印香。我们不称之为香道表演,是因为“香”是不能表演的,我们今天所用的香有很多比我们的年龄,甚至比我们父辈、祖辈的年龄还大,而今天有这个福报能够燃烧它,鉴证它的味道,是要对香怀有敬意的。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古人对礼是非常看重的。比如古法印香、隔火熏香等,古法印香分为理香、压灰、清炉、置篆、填粉、起篆、燃香七步。古人对用香的使用也是严格遵守礼制的。




香者,知其香、养其德,道也!以香为媒介,通过长期对用香方法的研习,以达到探究学问、反观心性、调养身心、增强智慧为目的的生活艺术形式。太月香学的研习者,遵循“由艺臻道、以道统艺”的宗旨;在用香过程中,通过止语、习静、反观、对谈等形式达到习香的目的。无机不被、恰似太虚含万象,有感即通、宛如一月印千江;无极、无为、致虚极、守静笃,宁静致远、感应天地。


沉香作为一种珍贵而稀有的自然资源,自古以来就被掌握在极少数权贵手中,被世俗生活所憧憬。也就是说沉香的文化自古就是一种奢侈的贵族文化,它流传在中国古代皇亲贵胄、文人雅士所组成的上流社会中,是寻常百姓、世俗生活根本无法触及的。如此一来,沉香自然而然地被赋予了一种独特的神秘感和尊贵气质,在中国香文化的历史上展现着其优雅和高贵的生命力。


沉香,看起来着实其貌不扬,但盈香奇特、神秘高雅,一直以来为皇亲贵胄们所钟爱。历代皇亲贵胄们对精致生活的享受和对品闻沉香所带来的心灵体验的追求,使得沉香融入到皇室生活的诸多细节中。


汉武帝执政时期,随着丝绸之路的开辟,大量的沉香开始流入内地。沉香特有的香味和神韵很快受到了皇室贵族的喜爱。据《西京杂记》记载:汉成帝永始元年,宠妃赵合德赠与赵飞燕的贺礼中包含有“沈木香”(沈木香是早期对沉香的称谓之一)。




南北朝时期梁朝的创建者梁武帝也喜用沉香祭天,并渐渐形成一种风气。陏炀帝对沉香的酷爱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香乘》记载:“晋武时外国亦贡异香,迨炀帝(炀帝杨广公元568-618年)除夜火山烧沉香甲煎不计数,海南诸香毕至矣。”南唐后主李煜用沉香等香木竟造了“临春”、“结绮”和“望春”三阁,他还指定宫女洒香粉,以保持沉香香味不减之势。


唐朝的皇室贵胄对沉香的使用更胜,据称唐朝皇帝“宫中每欲行幸,即先以龙脑、郁金藉地”,直到宣宗时,才取消了这种常规。宁王每与人谈话,先将沉香、麝香嚼在口中,“方启口发谈,香气喷于席上”。皇室如此,权臣也不甘后人。最著名者当属杨国忠的“四香阁”,此阁“用沉香为阁,檀香为栏,以麝香、乳香和为泥饰壁”,甚至比皇宫中的沉香亭更为奢华。




到了宋朝,宫廷里更是普遍使用沉香。各式宴会、庆典都会焚香助兴,而且人们还会佩戴香囊、香袋等沉香佩件。北宋时期,我国的海上贸易比较发达,沉香与其他香药一样成了重要的进口物品,宫中专门成立了香药库,设立官员专门掌管香药进口事宜。大家熟知的《清明上河图》上便有商旗广告“刘家上色沉檀拣香”字样。到了明清时期,沉香不再是皇室宫廷的专属,随着人们对沉香认识的普及,从宫廷到百姓,沉香逐渐从高寡的帝王家逐渐流入民间,广大的百姓也都开始爱好玩香、闻香。




沉香作为香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不仅是皇室贵胄眼中的芳香之物,更是文人雅士心中怡情养性、启迪性灵的妙物。沉香独特的香气能给人带来宁静高雅的心灵感受,以至于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将焚香作为头等雅事。他们爱香、惜香,无论是作诗填词、抚琴赏花,还是宴客会友、独居冥想都要焚沉香。似乎只有先焚上一柱清香,这淡淡的香韵与袅袅的香烟才能达到文人雅士们心中所想的宁静高雅的意境,才能启迪性灵。


因而沉香常常成为文人雅士诗歌吟咏的对象,李白《杨叛儿》“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李贺《贵公子夜阑曲》“袅袅沉水烟,鸟啼夜阑境。”罗隐《香》“沉水良才食柏珍,博山炉暖玉楼春;”周邦彦《苏幕遮》“燎沉香,消溽暑。”李清照《御街行》“沉香烟断玉炉寒,伴我清怀如水。”苏轼《沉香石》“壁立孤峰倚砚长,共疑沉水得顽苍。”黄庭坚《复答子瞻》“一炷烟中得意,九衢尘里偷闲。”……


这些灿烂的文辞都是当时沉香文化的生动写照,文人雅士们不仅焚香用香,以香为题吟咏,还会研制香方,配药合香,甚至许多文人还是制香高手,如王维、李商隐、徐铉、苏轼、黄庭坚、陆游等。




比如,对黄庭坚而言,香是生活中最好的良伴,是咏物寄情的依托;通过对香之气味嗅觉过程,同时也是生命的净化与修行。正如其《贾天锡惠宝熏乞诗作诗报之》云:“贾侯怀六韬,家有十二戟。天资喜文事,如我有香癖。”他不仅留下了对香品内在特质的高度概括的《香十德》,还写下了许多制香之方,如《汉宫香诀》《意合香》《意可香》《深静香》《荀令十里香》《小宗香》《婴香》《百里香》《篆香》等,其中,意和香、意可香、深静香、小宗香最为知名,因与黄庭坚有关,而被称为“黄太史四香”,宋代陈敬《陈氏香谱》中即录有这些香方。


如果说,皇室贵胄用香、品香,是对精致生活的享受,那么,文人雅士品香、制香则更体现对沉香文化的审美,对“以香观心”的内在精神追求。沉香文化,代表的不仅是奢华与尊贵,更是对自己内省、脱俗精神境界的理解和追求,是一种真正高雅的文化。





分享到:
文化 传 播 者   •  财富 分 享 者   •  沉香 匠 研 者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抖音号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